查看: 405|回复: 2

六月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 10: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80602103241.png QQ图片20180602103330.png

  
     一人巷

在大邑的新场古镇
有一条悠长悠长的一人巷
有悠长,深邃的老故事
也有鲜亮,鲜亮的新华章

读着,读着
便身不由己
钻进了那条
悠长,深邃,迷人的一人巷……

2018年6月2日09:34:24
在大邑的新场





IMG_20180602_074057.jpg IMG_20180601_120557.jpg

  
◎ “白毛女”

在百花潭公园,一个现代白毛女
倚在幽幽潭池边

不光头发白了
心和脑子也被岁月
洗白了,洗空了!
只剩一具活着的躯壳了!
2018年6月2日09:46:25

===============
◎ 在百花潭公园
文/龙郁
一个现代的白毛女
站在了百花潭边看自己

那满头白发
是内心雪原的外溢……

2018年6月2日09:46:25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3: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踪者》

悠忽间,怎么会将自己遗失
找不到回家的路
也回不到遥远的过去
对将来,也是恍恍惚惚

不知前路
是高铁,隧道,航天飞机
还是——
依然横着江河的曲曲折折
山脉的陡峭、崎岖……
2018年6月2日11:24:00


《收敛星光》

眼前一片昏暗。墨黑
失明的眼
摸着冰冷的照壁

收敛零零碎碎的星光
点亮每个旮旯
熨平每条皱褶
2018年6月2日11:27:46


《下一秒的遭遇》

上一秒并没有给我带来惊喜
下一秒会不会给我带来遭遇
我的心惊怵而忐忑

行走街巷,桐叶会不会落在头顶
尾气会不会污染双肺?
还有,还有那些横冲直闯的电马儿
会不会闯入人行道
把一具老迈之躯
碾得头破血流——五马分尸?
2018年6月2日11:45:24


《当世界万籁俱寂》

我不会轻易翻阅那些尘封
弄出哪怕半点声响
拎、拈,那些发黄的毛边纸

我怕惊醒了沉睡的历史
早已穿孔的鼓膜,更是
无计可施——为她恢复失聪的听力

让其沉睡吧?让我们屏声静气
做做深呼吸……
2018年6月2日11:51:35


《浮尘之上,百花盛开》

那些城南旧事,早已化作云烟
成了沉沙,瓦砾

残砖碎瓦,依稀可见老照片、旧电影
也有修旧复旧的镶嵌
陈于老墙砖缝
让我心痛欲绝

离开那些老旧
走进旷野
埋藏在废墟下的沉珂
用陈酿老窖
滋养着一簇簇野菊花
粉丹的笑奩,油黄的花蕊
2018年6月2日12:09:23


《初夏三两事》

栀子花依然惨白着一幅深沉的脸
只把香弥漫

石榴羞红笑颜
等待跪求的膝、仰视的眼

水芙蓉举着青花,舞着水袖
甘把——荷叶铺水面

你的红笺呢
用什么
将空白予以充填?
2018年6月2日12:17:14


《六月的下游》

那副想象画
还来不及构思,完善
包括选题和打底的色素
还是一片空白,一片茫然

假若你非要我设想
那就预留一座
亦真亦幻
——梦中伊甸园……
2018年6月2日12:20:14


《提前抵达》

愚笨,总是
磨磨蹭蹭,羁羁绊绊
跟在历史的后面
紧追慢赶

赶不上的永远赶不上
反倒心安理得,踏步不前

从未期冀过提前
提前抵达的那份
惊喜和茫然
2018年6月2日12:51:19


《无法命名的早晨》

从不在意每一个早晨
时雨,时风,时雪,时雷电

时有窗冰花
透过严冬
时有艳阳射穿窗帷
照亮懒懒的枕席,唤醒梦中的虚幻……
2018年6月2日12:58:19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09: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迷恋并不能限制我的想象》

我是黄昏中最后一只归雁,煽动疲惫的羽翅,奔向即将沉没的一枚发光点。
不知归处是蛮荒的旷野,草木苍翠的山峦?还是水草丰沛的湖泊、江岸?
夕阳,正在染镀,我的视野所见:天上的云彩,依稀的水面,那些不曾着色的阴暗。
我迷恋这幅暮色苍茫的油画,让我的想象无边无际,毫不受限……
2018年6月21日

《我的梦碎成飞絮》

一缕缕微热的阳光,射透窗帘,把一场甜美的晨梦碎成了飞絮。
窗台栀子的香,带着沉闷,三角梅依然抖擞着舞裙的妖娆。
那盆顶天立地的棕竹,繁盛青枝绿叶,一帆风顺娇嫩欲滴。
热汗早已打湿脖颈,晨梦浑浑噩噩,瘫软了映着身姿的席枕。
2018年6月21日

《画纸》

摊开一张生宣,抚了又摩,终是手足无措。
手持一杆狼毫,举棋不定,实在无已落笔。
不知该用淡墨还是五彩,记录那些老故事,新诗篇……
2018年6月2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