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0|回复: 0

足金棉白,我是阿色的《一级棉》背后带给我的一些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4 21: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足金棉白,我是阿色的《一级棉》背后带给我的一些思考

文\哑榴


一级棉(诗\我是阿色)

距离京畿一百里 缴纳带藁秸的谷物
距离京畿二百里 缴纳禾穗
距离京畿三百里 缴纳去掉藁芒的禾穗
距离京畿九百里
父亲拉着板车 
我们一起去毗邻的县城卖棉花
水分测定仪的钢钎子
插在棉包上面  
发不出一丝声响
解开棉包
一朵朵棉花 洁白 柔软
被母亲摘得很干净
一级棉
旁边拿本子登记的小伙子
催着我们到前面过磅
秋天的棉站 阳光明亮
一些不甘心的农民 
箍着白手巾 凉晒自家棉花内汗水的盐味
像山海经里的狌狌一样
肩膀微驼
投来羡慕的目光

前两年我很少到流派论坛。一次偶然,点击了阿色的这首诗,记得当时也胡乱涂了几句感想之类,因为一些论坛不稳定,发在网上却记不请了。这次一诗三日评,又想到了这首诗,因为当编辑,可以进入到阿色的空间,大海捞针。这足以证明,一首好诗其生命力会很长久,它一直流淌着进入我的血液。

交公粮,指的是农民将所种收获的粮食按标准无偿交给国家。2006年起我国已经取消交公粮这一制度。但在这以前,有稻交稻,有麦交麦,有棉交棉。稻不足,枣树上的枣子也是可是用来抵交,或抵工分。那时候的工分也是一个家庭赖以存活的根本。

小时候目睹了起早贪黑交公粮的长龙。农村责任田包产到户之后,各家各户推着手推独轮车,拉着板车,扁担挑的,排成很长的队伍。稻谷的检测无非是杂质,秕壳,水分,等。这些都是看得见的,悬差有定论。看不见的人情,权力,贪欲,无时无刻不在私下里瞒天过海。这是令人气愤的。晒得好不如检验员说得好,筛得净不如领导们的后门敞开。

棉花的检验,主要是棉纤维的长度,成熟度,杂质,等。分成七个等级。每个等级又根据棉纤维的长度而细分不同。入库则并没有分成如此多的等级。这给人情,权力留下了很大的交易空间。

京畿,离京都距离近的地方。一百里,二百里,五百里。阿色是否也想告诉我,权力的金字塔的平面分布。有权,有关系,交次品,秕壳,滥竽充数,七级的棉头(未开花的霉骨朵)也可以卖到好价格。官大一级压死人。当然,这是我借题发挥一下。引伸到更广大的社会生活空间,生态。那就是所有规则都对民不对官,所有的潜规则都对官不对民。升官可以发财,他利用手中的杠杆将天平一次次倒向自已,而不管民众手里的砝码。让很多法令成为理直气壮执法捞金的遮羞布。官员们一当官,便忘记了民间的疾苦,忘记了自己原来也是一朵雪白的棉。手中的磅呼风唤雨,没有考虑人间那么多雪白的棉正等着长龙,只为这一年的汗水有个基本的交待。

真正的一级棉,被剔除了细如针尖的瑕疵。烈日下暴晒,轻如鸿毛。一朵棉真是一朵金。棉花入仓,真似天上的白云。但农户并没有拿到一级棉的价格,往往被压低了一二个等级。收购单位却以高于一二个等级出售。更有甚者,大量人情棉充斥到这白云堆垛中。吃亏的总是哑口无言。

只有少数幸运者,一级着实称得上一级。如同阿色这首诗中所述。但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走秀场,秀给农户看。这些品行端庄的棉农所摘,你真的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照品质收购总是那么一小部分,余下的大批则吹毛救疵,统统毙掉,打入下一级,稍不高兴,下下一级。

七八十年代,社会生产产品质量还是有所保证的,人心并不太复杂。有些人情,权力交易,也在可控范围之内。九十年代之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兴起,掺杂兑水,人心良莠不齐更加严重。尤其是官商勾结,大搞幕后交易,权钱,权色,层出不穷。这其间的水份,杂质,让好品质都变次了,好人也变坏了。让国家重点工程变成了豆腐渣工程。

但手摘棉花的手仍然是那些手。棉花从未有变黑心肠。棉花的比重依然很小,轻似鸿毛。像山海经里的狌狌一样,阿色说。这些朴实的狌狌们,为人类奉献了最顶尖的物质基础,最纯粹的人文典范。付出与所得永远是不匹配的。

一切社会恶疾的根源,来源于缺乏透明的秩序,铁定的监督。棉农心里有杆称。打假,产恶,夯实社会公平,付出的劳动应当一一兑现承诺。一级棉越多越好。社会透明度越高,所暴露的问题(黑心棉)也会越多。这不是坏事而是好事。任何作品也是如此,写正面一定有其反面来衬托。写一首诗一定有其创作的年代背景,从那个时代折射出的光芒至今穿过了时空,反射在当今的社会生活现状上。作品是一面镜子,它不仅照亮了一片叶子,也可以深入地装入整个天空。读一首诗,用天空去读一片叶子,一朵花。用大海去读一条鱼,一朵浪。用一颗发现的心去读懂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阿色这首诗朴实,人人易懂。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或者说,这就是不可逃避的现实生活。一百里京畿,二百里,三百里,八百里,应当一碗水端平。读了这首诗,触动了我的人生经历,片断。好诗如好棉,看了一眼便过目不忘。说什么也是多余的,只当饭后茶余,花蛇添足。



我是阿色,本名郭红炉,男,1978年生,河北邢台人。2016年12月20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现为微诗版编辑。从小写诗,作品散见网络。诗观:简单就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