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回复: 1

割不断的血缘一一浅析老影子《收割炊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4 21: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割不断的血缘一一浅析老影子《收割炊烟》

文\哑榴

收割炊烟||老影子

大风动用几声鸟鸣的力量
敲开黄昏的宁静,云朵开出红玫瑰
老屋举起烟筒的大手笔
以水墨的暮色,描摹下村庄

一些蝙蝠开始出动,一些禽畜回到巢穴
一些流水流进黑夜,此时
母亲应该是系着围裙
在灶台边忙碌我的晚餐

远去的一列火车辗过雪野
抵达,抑或路过,另一个站台
落日的目光如镰
割断老屋顶茂盛的炊烟
此时,我身体里的刀口隐隐作痛


这首诗起笔不凡,如椽大笔一挥,将我们的思绪带回了鸟鸣的故乡。作者用大风作主语,主宾倒置,而不说鸟飞行在大风中。强调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动用什么可以赶回故乡,鸟鸣。一种愉悦的心情雀跃纸上。如一幅静态的画面中倏出跳出的音符。惊喜么?

鸟鸣有力量?一种内心深处的呼唤。趁着大风,飞回去!只有调动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力量,鸟鸣会再次明亮。仿佛久别故乡的人,说一句,正好,可以趁热打铁,回家。风是向故土吹去的。

故乡的天空,云朵开出红玫魂。一幅天然美景。如此美,何不书写一首,将这炊烟收割进行囊。蝙蝠出动,禽畜归家。游子的心如何不心生感触?晚归的人,同样也赶在回家的路上。

一抬头,又见列车。落日的目光如镰,他收割了风景,也收割了对故土的依恋。这个刀口,便呈现出来。带走的是浓浓的稻香,亲情,故土的气息。留下的是被割断以后的田野,故居,泥土。这个割断是迅忽的,像落日归西,发生在一瞬间。炊烟反射落日之光,落日退尽,炊烟也无从寻觅,消失在死寂的黑暗中。令人怅然,无限感慨。这种刀口是藏在游子心中永恒的伤痛。

这首诗从动身前,写到抵达,再次回到离别的刀口,完成了一次身体力行的回归。抱走的是饮烟一样的情愫,留下的是无限的惜别之情。生之离之,死之亦离之。生之与之断别,死之则是永恒的断别。生死都逃不脱这收割的刀口。收割炊烟,炊烟的根便是扯不断的情,拨不断的爱。每割一刀,心上都会滴出浓浓的爱,滴出血。

作者运用的词语,动用,敲开,开出,出动,回到,直到割断。将一幅完整的故乡图裁剪得十分得体。没有过多的赘述。炊烟,晚餐,火车,雪野。没有花哨的名词,却让每个名词呈现动态的光芒。像被炉火照亮的脸庞,被夕光镀着的金光,被飞行的列车拽走的西天的彩霞。这把镰力隐藏在诗句里,一次次割断,被带走。

黄昏的暮色,炉火,与远处的火车,站台,交相辉映。昔日有古道,西风,瘦马。今日也有夕阳西下,只不过换了火车,站台。无论你站在村庄一隅,还是坐在火车上,都有鸟儿飞翔的影子,它们一再鸣叫,在天边,在近前,在大风中坚定飞翔的方向。正是这种力量的加入,让收割呈现出生命的喜悦。否则,收割又意味着什么?填饱肚子?不。

所有美景虚设,美不美?美。怀惴镰刀的人,一边收割一边留下刀口。像夕光从天地上退隐,落日的目光真的如镰,是不是像母亲送行前的微笑。当你一扭头,便又卷走了一幅临别的金色的面容。

割断,割断。割不断的是长河,是血缘。

20181119
发表于 2019-1-6 09: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