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回复: 3

春天的诗会(作品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04: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天的舞会]报名帖《春天是一个阵痛的过程》

哑榴丨春天是一个阵痛的过程


心儿苏醒的时候
身体仿佛被锁链紧箍着
一排排,一行行,料峭的春风

点不开网站的诗虫们
连日浏览不到春的扉页
蓄在紧箍咒里的芽苞
忍不住,从牙缝里吐出白辞

世人们,像一群群站在狱外的人
急于探视即将放风的春桃一一
“怀春的心是无罪的。”
春天,只是一个阵痛的过程

20190228


哑榴丨潮湿的心事


麦子含苞,油菜开花
野草迁不出乡村
云朵迁不出故地
腐朽的事物,也包括迁徒的人
总想回到这片土地,再生一次根
再发一次芽

那该叫什么根?又该叫什么芽?
小鸡呷呷,小鸭子嘎嘎,毛绒绒
野鸟的叫声拥有鲜花的味道
牧笛在记忆里长出红领巾的根茎
童年的乳名像白喇叭,黄喇叭,蓝喇叭
仍然爬在篱笆墙上

故乡仍似一朵积雨云
淋湿的土砖墙再也不用缝补
青苔,蕨
爬满滚动的石头(多像我的童年)
最后一个手握镰刀的人
内心潮湿,爬上树梢


20190301

哑榴丨遮不住的流水

鸟的飞行轨迹,是流水
它的叫声,是流水
鸟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
是湍急的流水
鸟的叫声,是黑喑中的流水

青春是一只鸟儿
它在歌唱。歌声是清亮的流水
在这个春天,到处是放歌的人们
像鸟在枝头,在巢穴,在天空
也像潜伏在不知名的某处
倏忽,叫了一声

20190301

哑榴丨春草,或流水@水香怡


雪地上留着,第一行,足印
写在少女的日记
爱上流水只是后来的事情
雪成为灰烬
成为春草
流水似的日子。日子也是灰烬
也是春草
像她的身子骨
像一场大雪覆盖着的心思
被踩过一一疼
这是春天里的第一朵小花
怎么读?也似雪地,那一行
隐去的字迹
以至于后来,有人疯狂爱上白雪
爱到死灰复燃
灰烬即河流
最终爱上春天

20190302

哑榴丨春天,荒芜是可耻的


在春天踏青,赏花
让人羞愧
诗意的种子,撒在哪儿
哪儿就长出一片小星星
她们,从不问自己的来历一一
谁的心里,不都有过大把的愿望
总有一些,会随风吹落,开出一撮撮野花
在乡野,就连秃顶的坟
也不曾荒芜过一一
有人倚在城里的窗口叹息
一轮冷月
被冰冷的玻璃幕墙撞疼了岁岁年年

20190302


。低洼的花

沉默的人,忍不住在春天开口
死气沉沉的低洼,流水冲积的淤滩
竟然浸泡着星星丶月亮
溺水的花朵们一一
有人说,看哪,水深火热的煎熬
她们可不这么认为
小蝌蚪们,游过来一一
在花海里翱翔……踏浪而歌
误将这片洼地当作天堂

20190302

哑榴丨从一首情诗里走出来@忘了也好

闪电断断续续。帛书陈旧
更陈旧的天空,像某年某月某日
被撕了一地,碎片。心如铁石
沉下去,浮不起,直到多年之后
还会梦见漂流的,雨水
在一首情诗里,仍堆积着一大团乌云

20190302

哑榴丨锈迹斑斑的犁铧

他的锋芒不曾沉睡于泥土
为砂砾夭折,随意一丢
一场春雨让他淋透了心
时过境迁
那些留在泥土深处的切面和光芒
祖祖辈辈打造的骄傲的梦想
随之隐匿在春天的雷声里

当闪电从空中触摸大地
他似乎从一堆蛛网灰尘中
挣扎过那么一瞬,看见
一张张脸长满锈斑,泪水已干
像一个消失的村庄,掏空的坟墓
溶于泥土的铁,钙,盐
或者叫做生活本质的东西
与泥土紧紧粘连,不可分离

锈迹斑斑的犁铧。他仍是内心深处
不可割舍的情愫。一次次划破梦里桑田

20190302



哑榴丨超星@怀斯

寂静的窗外。少女的心思
谁知道?……
她像火球从天坠落
像是某一户普通人家的庭院
你会遇见一颗超星
倏忽,炸裂
她呑噬了
一地冷雨
细脆的鸟声

20190303

哑榴丨调色板

非黑即白
彩色可不这么认为
她让即将流逝的事物
允诺,加速分解的过程
墨汁,长久干涸
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泅入春的细腻。绕指柔情
只有一瞬间
便定格出乎意料的浓艳
叫看客们拍案叫绝
再取几滴血。黑梗上便开出桃花
人们开始啧啧称赞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20190303

哑榴丨假面

明知假面背后
再无真情
他仍戴着假面,手捧献花
敬献女神
假面具下
初恋的羞涩,一次次触碰
从指尖相扣
到心灵相约
在一首诗中
洞房花烛
明知这首诗,写不出白头偕老
岁月的真
却总想,哪怕用一只骷髅之手
触动春风
再嗅着这手上玫瑰的余香

20190303











发表于 2019-3-5 07: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拜读,问好!

点评

主编老师辛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3-5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2: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3-5 07:34
欣赏,拜读,问好!

主编老师辛苦。
 楼主| 发表于 8 分钟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丨二月春风

绕指柔
绕啊绕
枯藤,老树,也不再板着面孔
独自踱步
加入到场柳飞絮的队伍

瘫痪的大地还是个熊孩子
毛绒绒,体帖,温存,暖了又暖
春芽的队伍挤满泥泞道路
春风一句一句劝。首先让出自己
化解了拥塞的撞车,对骂

让她又气又恨的,是他
绕了柔肠,松开百结
硬是将一块死板的钢铁
掰成了知心爱人

20190304


哑榴丨“囿”


灵魂,囿于
一只虚拟的茧
俗世,是个看守的老人
紧紧盯着,出口

若是不咬破
这“囿”字内似乎什么都有
只缺了一小片春天
若是咬破,怎么逃过他的毒眼

只听见春日里
一道电闪
两只交尾的蛾,飞进雨里
等到他回头来寻,叹息自己作了什么孽

20190304

哑榴丨体内体外

体内有电。体外有风,寒。流言,蜚语
建设体内,用毕生心血
焊花四溅,这一宏伟工程
体外的广厦万间,存不下一个灵魂
我只如一片绿叶上之一茧,任雨,随风

20190304


感情生物

表,吐丝织锦。里,为谁织?一一
织贴心的内衣,从表至里,暖的是身体,也暖了心
感知冷热的人不在乎衣衫单薄,又多流了一些汗
沉迷于表外的人。筑楼,造穴,耗空
忘掉自己还是一个“感情”弃儿,离开母体,遍体冰凉

20190304

哑榴丨坡上草


白雪变成春草
一个春天死去,一个春天复活

在一棵小草体内
一些绿色死去,一朵小花复活

为了一朵期盼已久的梦
一个诗人瘦成了黄土坡上的一撇,一捺

在一株小草身上看见自己
刻其微妙微翘,画其骨,戳击心

不过,还要面对夏的蒸煮,秋的追讨
常常怀念一一知遇春天,好粒,可期

一次开花,便是再一次跪谢一个人
平凡而了草的一生

20190305

哑榴丨中年的马匹@药药

它第一次逃不过
一粒毒辞
误食了它。看见一粒子弹
击穿了双腿
回想,子弹飞行的日子
四蹄生风
沾满朝露

时光,慢下来
它开始舔啖药罐
女主人,像一粒一粒苦药

20190305

哑榴丨尚早@喵喵

去北国的路,令人神住
刺骨之水,流动
汝之一念

鸟鸣,惊动了
大雪满弓刀
那句诗

20180307

。萌芽

情绪涨落
一首诗中的恒温依旧
世界正在内部脱胎换骨

人是个感情生物
喜乐哀乐由表及里,由里及表
多年生的草木试图剪开前世的负债,拖累
萌动今春的情愫

春风不止于拂面
试图触抚心灵
心灵是个奇幻而微妙的东西
看不见的花芽
布满沉重的肉身

心灵仍在继续减掉
表里不一的东西
让一朵花开成爹娘啼笑的模样
装疯卖萌变傻

世界由花芽重构
深深的爱,纷纷,出壳,化蝶

。在春天,诗人们两手空空

留不住一片秋叶
在春天,诗人们两手空空

听见春风叫了一声
大诗人

在春天,一无所有也是幸福的
像一个念头,纯粹到,一种执着

像一首诗,生长在全世界遗忘的焦点
此刻,他正感觉到酿造是人类最幸福的事业

他在脑海里写上:春雷,闪电
他在肩膀上擎起:花朵,果实


20190318

哑榴丨三月的诗


三月,踩过一把铁锹
掀翻泥水
长出鲜嫩菜苔的老菜蔸
只交出了一茬瘦削的小黄花
旧根,神速地腐烂,为种子着床

整垄的油菜花
瞬移一般
过了三月,从根部开始变空
诗人,在三月的田野遇见春天

便感到双足有些站立不稳
那些稀泥,苏醒的
野花
长出的足,足印
好似被一把镰刀割得生疼


20190318


哑榴丨土地

孕我者
胎盆。乳汁。吮吸的是爱
我在天空孕育果实,土地却早己茁壮他的年轮,肉身
贴她近些,更近些。凝听泥土,胸部起伏,均匀呼吸

20180319



哑榴丨树蔸

牵着肠,挂着肚
挖走了一棵树,肠子也能
遗传一簇“星火”
留下一片空白的天,都有了
荣誉感

20190320



哑榴丨偷梦的人

浅,深
梦在梦的深处潜滋暗长
再挖出来,他还像个窃贼
咬破了
一张猴脸

偷梦的人,在大地上挖开一个豁口
看见地面的少女花
连着地下的
块茎
他,牵着,链着
儿女成群
躺成了
泥土的一部分


20190320

哑榴丨二胎

我将希望荟萃于一。说真的
对于二
我亦寄托无限幻想
让无止境的贪欲,回归零
这个世界,欲壑深重
起因
源于,二。二胎。二茬。二婚

生于一,灭于一
我在每首诗中歌唱唯一的名字
当我在内心不再怀有分孽的念头
天空的圆柱显得更加庄严丶敞亮

20190321

哑榴丨山鸟@水香怡

鸟声,伸长了
三月的脖子
举起眼球凝听
桃李粘满爱恋的气息
溪水一旦
染上花粉
与春天一场艳遇
错把山沟沟当成洞房

桃花潭的水,比酒醉人
泡着,几粒鸟声
倏忽,打碎了
一只酒杯
酒水
从枝头滴落,不停

201803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