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5|回复: 12

鬼牌(立此存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5 16: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三县 于 2019-6-6 21:46 编辑

鬼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而两巨头联姻
股掌之间——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据说攻守同盟的四季
也把脸掉了下来……
(再稿)



鬼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而两巨头联姻
股掌之间——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据说四季联盟
也斗不过它们……
(卢兆玉老师修改)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股掌之上——
白天跌下来

(改稿)

  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两巨头联姻
股掌之上——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附:原诗

鬼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上了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上了小鬼的主意
它们
联姻
股掌之下——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据说四季联盟
也斗不过
它们

A微笑示人老师指导:
     前二句,时间有了,事件有了,后两句,自己深陷其中,白天和夜晚都被挥霍了。那么中间的联姻与玩于股掌,就没有那么必要存在。对于赌除了玩,就是时间不够用,也只关心这两件事,前后表述明确,己经让人知道是在赌,所以这就够了。整体上来说,表达的意思清晰明了,前两句很出彩,就是去掉中间的转承,最后两句不要说的太平淡,如果再夸张一点,语意表达主动一点,就很不错了。如唱歌一样,开始动听,到副歌时候弱了,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祝创作愉快,加油!

B  卢兆玉老师回复:
关于《牌》或《鬼牌》的定稿
作者:卢兆玉
    ——回彭三县诗友


牌或者鬼牌,
对于三县似乎都不很重要——
因为原作的鬼牌,
最终定稿为牌。

牌的概念较广,
但鬼牌的概念很窄——
就是我们常说的扑克,
一副鬼牌五十四张。

大鬼和小鬼,
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
余下的四种花色,
黑红梅方代表太阳和月亮统辖下的四季。

四季轮回,
每个季节有十三个星期。
红色指代白昼,
黑色对应黑夜。

国王和皇后,
还有骑士都参与了进来,
全民皆兵,
尖(1)至10一个都别落下。

有一种玩法:
大鬼和小鬼在一起——
又称为王炸,
这就是三县所说的——

四季联盟也斗不过它。
至高无上的太阳,
至高有限的月亮,
他们是真正的王——在地球之上。

赌之成性,
纵然没有牌,
压指也能定出输赢——
输尽了白天和黑夜。

2019-6-6

C卢兆玉老师建议:这两产诗作,以原诗《鬼牌》表意最清晰,而一而三的定稿,只是一味的减,似乎减也不一定是正途。但就以《牌》(最好还是用《鬼牌》标题)来阅读,鞭笞了一种居高临下无所不在的权势,似乎也是该作所要揭示的主题,这样原创(草稿)《鬼牌》的底——其中心可能还是这个主题。所以反赌不是它的主要题旨。

B 卢兆玉老师建议:
   牌局,也是世道,两手牌的对局,除了智慧(牌技)更取决于牌势的大小,且容不得抽老千。首两句是各处阵营的牌力之逐,各打对方大牌的主意;二三两节笔锋一转,他们一联姻(比如归到一家)就成了天下无敌——白天和黑夜都是他们的——王炸。那么,哈哈,纵然全民皆兵——四季联盟——再多的着(谐音炸)弹,也没有王炸大。这不是据说而是规定。据此,可以延伸……但过多的歧义最好不去稀释的好。一首诗的本意,就是这首诗的旨归。其余的都是不确定性,而不确定的东西,读者又有什么必要非得塞给作者呢?   

D卢兆玉老师建议:从单纯的打牌(或赌博)来看,这首的题旨同样的清晰且简洁。大鬼和小鬼又何尝不是指赌鬼呢?但标题还是定《鬼牌》吧,毕竟这首诗的起因,在三县兄弟大概也是源于“鬼牌”吧。

e卢兆玉老师建议:从单纯的打牌(或赌***博)来看,这首的题旨同样的清晰且简洁。大鬼和小鬼又何尝不是指赌鬼呢?但标题还是定《鬼牌》吧,毕竟这首诗的起因,在三县兄弟大概也是源于“鬼牌”吧。      卢兆玉  2019-6-6又及

























 楼主| 发表于 2019-6-5 16: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老师们,提修改的句子。

点评

前二句,时间有了,事件有了,后两句,自己深陷其中,白天和夜晚都被挥霍了。那么中间的联姻与玩于股掌,就没有那么必要存在。对于赌除了玩,就是时间不够用,也只关心这两件事,前后表述明确,己经让人知道是在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5 21:55
发表于 2019-6-5 21:55: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19-6-5 16:27
请老师们,提修改的句子。

前二句,时间有了,事件有了,后两句,自己深陷其中,白天和夜晚都被挥霍了。那么中间的联姻与玩于股掌,就没有那么必要存在。对于赌除了玩,就是时间不够用,也只关心这两件事,前后表述明确,己经让人知道是在赌,所以这就够了。整体上来说,表达的意思清晰明了,前两句很世彩,就是去掉中间的转承,最后两句不要说的太平淡,如果再夸张一点,语意表达主动一点,就很不错了。如唱歌一样,开始动听,到副歌时候弱了,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祝创作愉快,加油!

点评

收录起来。想想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08:42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08: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笑示人 发表于 2019-6-5 21:55
前二句,时间有了,事件有了,后两句,自己深陷其中,白天和夜晚都被挥霍了。那么中间的联姻与玩于股掌, ...

收录起来。想想改

点评

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股掌之上—— 白天跌下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09:58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09: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19-6-6 08:42
收录起来。想想改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股掌之上——
白天跌下来



点评

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股掌之上—— 白天跌下来 从单纯的打牌(或赌博)来看,这首的题旨同样的清晰且简洁。大鬼和小鬼又何尝不是指赌鬼呢?但标题还是定《鬼牌》吧,毕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18:57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诚恳老师们指正。
发表于 2019-6-6 17: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牌》或《鬼牌》的定稿

    ——回彭三县诗友


牌或者鬼牌,
对于三县似乎都不很重要——
因为原作的鬼牌,
最终定稿为牌。

牌的概念较广,
但鬼牌的概念很窄——
就是我们常说的扑克,
一副鬼牌五十四张。

大鬼和小鬼,
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
余下的四种花色,
黑红梅方代表太阳和月亮统辖下的四季。

四季轮回,
每个季节有十三个星期。
红色指代白昼,
黑色对应黑夜。

国王和皇后,
还有骑士都参与了进来,
全民皆兵,
尖(1)至10一个都别落下。

有一种玩法:
大鬼和小鬼在一起——
又称为王炸,
这就是三县所说的——

四季联盟也斗不过它。
至高无上的太阳,
至高有极的月亮,
他们是真正的王——在地球上方。

赌之成性,
纵然没有牌,
压指也能定出输赢——
输尽了白天和黑夜。


2019-6-6


附:

   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两巨头联姻
股掌之上——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原诗

鬼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上了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上了小鬼的主意
它们
联姻
股掌之下——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据说四季联盟
也斗不过
它们


这两手诗作,以原诗《鬼牌》表意最清晰,而一而三的定稿,只是一味的减,似乎减也不一定是正途。但就以《牌》(最好还是用《鬼牌》标题)来阅读,鞭笞了一种居高临下无所不在的权势,似乎也是该作所要揭示的主题,这样原创(草稿)《鬼牌》的底——其中心可能还是这个主题。所以反赌不是它的主要题旨。


鬼牌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而两巨头联姻
股掌之间——

白天是我的
黑夜是我的

据说四季联盟
也斗不过它们……


牌局,也是世道,两手牌的对局,除了智慧(牌技)更取决于牌势的大小,且容不得抽老千。首两句是各处阵营的牌力之逐,各打对方大牌的主意;二三两节笔锋一转,他们一联姻(比如归到一家)就成了天下无敌——白天和黑夜都是他们的——王炸。那么,哈哈,纵然全民皆兵——四季联盟——再多的着(谐音炸)弹,也没有王炸大。这不是据说而是规定。据此,可以延伸……但过多的歧义最好不去稀释的好。一首诗的本意,就是这首诗的旨归。其余的都是不确定性,而不确定的东西,读者又有什么必要非得塞给作者呢?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股掌之上——
白天跌下来

从单纯的打牌(或赌***博)来看,这首的题旨同样的清晰且简洁。大鬼和小鬼又何尝不是指赌鬼呢?但标题还是定《鬼牌》吧,毕竟这首诗的起因,在三县兄弟大概也是源于“鬼牌”吧。      卢兆玉  2019-6-6又及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7: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总哥,大手笔。

点评

三县兄弟过奖。 互相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19:13
当意思容易混淆时,分节也很重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18:42
把修改的意见也附上去了。 三县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18:41
发表于 2019-6-6 18: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19-6-6 17:53
老总哥,大手笔。

把修改的意见也附上去了。

三县好!
发表于 2019-6-6 18: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19-6-6 17:53
老总哥,大手笔。

当意思容易混淆时,分节也很重要。
发表于 2019-6-6 18: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彭三县

月亮打太阳的主意
大鬼也打小鬼的主意
股掌之上——
白天跌下来


从单纯的打牌(或赌博)来看,这首的题旨同样的清晰且简洁。大鬼和小鬼又何尝不是指赌鬼呢?但标题还是定《鬼牌》吧,毕竟这首诗的起因,在三县兄弟大概也是源于“鬼牌”吧。
发表于 2019-6-6 19: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19-6-6 17:53
老总哥,大手笔。


三县兄弟过奖。

互相批评!其实我的很白。

点评

问好老总大哥,感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6 21:12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21: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6-6 19:13
三县兄弟过奖。

互相批评!其实我的很白。

问好老总大哥,感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