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4|回复: 14

母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7 07: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语
文/彭三县

午夜
我投入辞海
有一个愿望必定能实现

往昔肯定记得
我满身的星光
总爱落一院子的鳞片
每次游泳回来
迎接我的
又是一怀温暖的波涛

怀旧
像扎猛子一样容易
探出头来
什么事和人
都和我一样淘气
如天上掉下来的
红气球
玩耍一海的落日
一会儿哄我沉溺
一会儿惹我上岸
怎么说没就没了

伤感和悲伤
不重要
想亲人了吗
泪水冲走我的床
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
我拿着有效的身份证件
也没有
把亲人带回来
他们真的
不认识我了
因为我与母语
失联太久了

发表于 2019-6-27 10: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我与母语
失联太久了



那么回到母语的怀中吧,这很容易。


就像,
道一声:亲爱!
她在你的怀中,
立刻化成了软泥。
发表于 2019-6-27 11: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话诗的语言问题,根本的在口语化。这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它的结构助词“的”。

“的”的频繁使用,不仅没有滋生累赘,反而增添了亲切感和节奏。

所以,当有人试图建立现代诗的格律时,如果没有考虑入“的”字,那么他所建立起格律就失去了现代汉语言的基础。这如同在生活的交流中,我们常常使用代词——你,我、他。来取代实名。

这使得现代汉语很简洁、干净而利索。诚然也令被指代物变得模糊。从语体的结构来分析,现代汉语似乎更适合写诗。而诗性不足的原因,恐怕不在现代汉语言本身,而在诗人熟练的程度。一百年来,现代诗的语言是进步着的,而且很快。

点评

手机回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7 15:01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5:00: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19-6-27 14:59
áúá

好。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5:0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诗为伍 发表于 2019-6-27 11:08
白话诗的语言问题,根本的在口语化。这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它的结构助词“的”。

“的”的频繁使用,不 ...

手机回复。
发表于 2019-6-27 21: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欣赏,,问好诗友。

点评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8 07:41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07: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歌未竟 发表于 2019-6-27 21:48
您好;欣赏,,问好诗友。

问好

点评

您好;午休愉快。期您佳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8 12:36
您好;期您佳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8 12:17
发表于 2019-6-28 12: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期您佳作
发表于 2019-6-28 12: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午休愉快。期您佳作

点评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30 07:04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07: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歌未竟 发表于 2019-6-28 12:36
您好;午休愉快。期您佳作

问好!

点评

您好;早。期您佳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30 08:27
发表于 2019-6-30 08: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早。期您佳作
发表于 2019-7-3 17: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入106期网刊[诗人之书-现代诗]

点评

多谢老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3 18:14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18: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7-3 17:29
收入106期网刊[诗人之书-现代诗]

多谢老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