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5|回复: 22

哑榴诗选(第二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4 16: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叶所障

墙,挡着一片枯叶
灯光之水,透过墙缝,渗漏

枯叶,倒塌之后。他看见墙应声而倒
内心的光芒决堤

。深渊的灯

墙。不断加高
灯,躲在另一面,窃笑
灯光溢出。毫不理会墙头的
铁丝网。玻璃刺

。记忆,灯

他为每一位行人指示
暗红的血。荆棘丛。足印
后来,不见了那盏灯
有人说,仿佛系着足链,手铐。他决别的微笑
一直亮在那里

。树和鱼

落花的鱼。鱼
却是树的果子

风在撒网……种树的人讲究因果
他种植河流,人生。也垂钓,撒网,捕捉雪白的秋浪

他看见枯叶鱼,便是树的心病

。感时

饥饿得像虎狼
灵巧得得猿猴
血火里锻造,像矛,像剑,像青铜

如今,大地上布满锈蚀的日子,无的,无矢,无所事事

。一只缺少信念的熔炉

风,一次次鼓吹
我不下地狱,还有谁?一一
却无人甘为炭
为集体燃烧,化成彩霞
哪怕一次

。灰色的网
一一怀化操场埋尸案

灰色的网
吞噬善灵
一个传闻竟是真相
冤魂醒时
又有几人醉醒?……

十六年,活在一张死网上
睁不开,眼

。觉醒

一一益阳丶李尚平

烧破世人的梦,
烧沸世人的血——
也救出他们的灵魂,
也捣破他们的监狱!

一一闻一多《红烛》

每寸光明
沉睡着
不会无缘无故,呐喊

时光淡忘的血迹
屡次悲痛到绝望
之后,会有人,觉醒

。伞

撑开的日子
天下乌鸦一般黑
黑得沿路撞鬼
所有的道路都封闭,喊冤
谁有鬼道,敞开绿灯

。盾

长久地沉溺在噩梦,根本
保护不了任何人。找到的对手
只是一张漏网。无底黑洞
它,宁可找到一把冷箭
射穿它

天平上的一滴血

天平上的一滴血,压倒泰山,只为
被曾经亵渎的亡魂说一句:不
一滴血,被大辞判决,被漠视,被淡忘,被苟活着
悲哀唤醒
世界,弥漫末日滋味,叫人一尝再尝

。睡满山岗的石头

虎背,熊腰,石头们。肩膀是石头,腰是石头,头颅是石头。扛着山,顶着山,石头碎了,石头断了,石头死了,仍是山头的石头,睡满山岗

一朝醒来,从地底蹦出,在岩石上行走
有棱,有角,像大刀,长矛,手榴弹,机枪
(比起先人们,这一代,花拳,秀腿,尖嘴,猴腮,自惭弗如)

。忧患

野兽之父,从视线里消失
孩子们躲在大都市的温室,脆弱,无助
生活像利剪,父辈们的筋骨硬比钢筋,肩上的刀口还能将剪刀咬缺

城市己患上一种软骨病,催生的一切全是怪胎,经不起一丝风寒

。保险丝

大地是导体
一次闪电引发一次灾难
被大地化解

尸体,毒素,射线……
精神垃圾
面对大地,悉数交出心怀叵测的

妄想脱离大地的人
为自己定制千万次保险
统统
在空中炸裂开来
露出
烧焦的原形

。薄翅

简居,单衣,素食。还有一眼望穿的
内心
这颗红色心脏,跳动
拥有飞
栖息到思想前额:
我如此轻,透明
以致于
将大地草木视为,亲人
风中的刀子
视我为敌
我却借助它
将一片“希冀"之彩翼,带到
死寂之地
一次次,轻灵的穿越之后
只作卷刃

。晨兴

有人吗
声音穿过露珠,雾
像光芒,闪动

带着梦寐的眼腈
我也带来了寂静的山谷

有人吗
所到之处,给落叶画上风的句号
遇见小诗,刚刚被晨光移栽在这里

野人们狂欢了一夜,各自归隐
灰烬里,只找到一壶今日的花露

有人吗
仿佛心头总有一头野兽
乱丛中闯出,挡住我的归路

等不到自己一声尖叫
旋即,遁入,莫名的惊恐

有人吗
我就是众鸟沸腾的声音
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种幽静

每次误入
我己归属鸟国,乐不思蜀

有人吗
无人应答
除了唯一的,这位

它是一只鸟,懂我
应是先我一步,飞过早晨

有人吗
身后的足印己悉数,哑口
我仍立在原地

想起多年以前,多年以后
那只鸟,啄痛了我

。异己者

一匹马总将道路的反方向
拉直
弯道少了

。因为有你

我不断输出,不再索取。汗水结成穗子
我收割的不再只是温饱、过后的空虚
我以结晶命名爱情,以香甜命名孩子

野花们,趟入一面镜子
我却以忠贞竖起,镜子背面

。弦

弦上落花,弦上落满了音符
一个人忍受不了这么多寂寞,岁月本不该有这多灰尘

忍不住去拨,去哄。又拨了几拨,春水
他看见大块大块的冰,从她的肩头掉下来
直到弦哭了,一些悲伤的花芽,迅速破了茧


。深夜列车

终点站,睡得很香。等一个叫醒自己的人
列车员?一位陌生旅客?一一
轻轻拍打他的肩膀

后来的日子,他睡得更香了
在另一列人生的列车上

。入诗

我在一首诗中谜路
它的窄口,匝道,独一无二
走了很久,找不到谜底

噢,这正是宇宙的奥秘所在
一旦揭晓,便不再具挑战,魔力

。躯壳

它是铠甲,但心灵是易碎的镜子
它是黄金,但心灵是出口
当你不再感觉到它的沉重
心灵己栖息,不再悬浮

。泉

金子,名誉,我亦垂涎
诗歌却似清泉,使心灵静谧
弃远帆,择泉源,见财源滾滚而不心动
诗,让我看不见穷途末路

。肉体里的钉子

很疼,是吧
一些话语
莫要钉在翅膀之上

尽快飞到远方,梦可以疗伤

。终点

叫醒我的人
说终点
睡着的人是自己

一些起点交到自己手里
包括泪水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6:4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时

饥饿得像虎狼
灵巧得得猿猴
血火里锻造,像矛,像剑,像青铜

如今,大地上布满锈蚀的日子,无的,无矢,无所事事

。一只缺少信念的熔炉

风,一次次鼓吹
我不下地狱,还有谁?一一
却无人甘为炭
为集体燃烧,化成彩霞
哪怕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6: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灰色的网
一一怀化操场埋尸案

灰色的网
吞噬善灵
一个传闻竟是真相
冤魂醒时
又有几人醉醒?……

十六年,活在一张死网上
睁不开,眼

觉醒

一一益阳丶李尚平

烧破世人的梦,
烧沸世人的血——
也救出他们的灵魂,
也捣破他们的监狱!

一一闻一多《红烛》

每寸光明
沉睡着
不会无缘无故,呐喊

时光淡忘的血迹
屡次悲痛到绝望
之后,会有人,觉醒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6: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伞

撑开的日子
天下乌鸦一般黑
黑得沿路撞鬼
所有的道路都封闭,喊冤
谁有鬼道,敞开绿灯

。盾

长久地沉溺在噩梦,根本
保护不了任何人。找到的对手
只是一张漏网。无底黑洞
它,宁可找到一把冷箭
射穿它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睡满山岗的石头

虎背,熊腰,石头们。肩膀是石头,腰是石头,头颅是石头。扛着山,顶着山,石头碎了,石头断了,石头死了,仍是山头的石头,睡满山岗

一朝醒来,从地底蹦出,在岩石上行走
有棱,有角,像大刀,长矛,手榴弹,机枪
(比起先人们,这一代,花拳,秀腿,尖嘴,猴腮,自惭弗如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保险丝

大地是导体
一次闪电引发一次灾难
被大地化解

尸体,毒素,射线……
精神垃圾
面对大地,悉数交出心怀叵测的


妄想脱离大地的人
为自己定制千万次保险
统统
在空中炸裂开来
露出
烧焦的原形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薄翅

简居,单衣,素食。还有一眼望穿的
内心
这颗红色心脏,跳动
拥有飞
栖息到思想前额:
我如此轻,透明
以致于
将大地草木视为,亲人
风中的刀子
视我为敌
我却借助它
将一片“希冀"之彩翼,带到
死寂之地
一次次,轻灵的穿越之后
只作卷刃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晨兴

有人吗
声音穿过露珠,雾
像光芒,闪动

带着梦寐的眼腈
我也带来了寂静的山谷

有人吗
所到之处,给落叶画上风的句号
遇见小诗,刚刚被晨光移栽在这里

野人们狂欢了一夜,各自归隐
灰烬里,只找到一壶今日的花露

有人吗
仿佛心头总有一头野兽
乱丛中闯出,挡住我的归路

等不到自己一声尖叫
旋即,遁入,莫名的惊恐

有人吗
我就是众鸟沸腾的声音
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种幽静

每次误入
我己归属鸟国,乐不思蜀

有人吗
无人应答
除了唯一的,这位

它是一只鸟,懂我
应是先我一步,飞过早晨

有人吗
身后的足印己悉数,哑口
我仍立在原地

想起多年以前,多年以后
那只鸟,啄痛了我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异己者

一匹马总将道路的反方向
拉直
弯道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列车

终点站,睡得很香。等一个叫醒自己的人
列车员?一位陌生旅客?一一
轻轻拍打他的肩膀

后来的日子,他睡得更香了
在另一列人生的列车上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7: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点

叫醒我的人
说终点
睡着的人是自己

一些起点交到自己手里
包括泪水
发表于 2019-8-14 17: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  学习

点评

晚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4 19:47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9: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9: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有你

我不断输出,不再索取。汗水结成穗子
我收割的不再只是温饱、过后的空虚
我以结晶命名爱情,以香甜命名孩子

野花们,趟入一面镜子
我却以忠贞竖起,镜子背面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9: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弦

弦上落花,弦上落满了音符
一个人忍受不了这么多寂寞,岁月本不该有这多灰尘

忍不住去拨,去哄。又拨了几拨,春水
他看见大块大块的冰,从她的肩头掉下来
直到弦哭了,一些悲伤的花芽,迅速破了茧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20: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入诗

我在一首诗中谜路
它的窄口,匝道,独一无二
走了很久,找不到谜底

噢,这正是宇宙的奥秘所在
一旦揭晓,便不再具挑战,魔力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20: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躯壳

它是铠甲,但心灵是易碎的镜子
它是黄金,但心灵是出口
当你不再感觉到它的沉重
心灵己栖息,不再悬浮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20: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泉

金子,名誉,我亦垂涎
诗歌却似清泉,使心灵静谧
弃远帆,择泉源,见财源滾滚而不心动
诗,让我看不见穷途末路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20: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泉

金子,名誉,我亦垂涎
诗歌却似清泉,使心灵静谧
弃远帆,择泉源,见财源滾滚而不心动
诗,让我看不见穷途末路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20: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肉体里的钉子

很疼,是吧
一些话语
莫要钉在翅膀之上

尽快飞到远方,梦可以疗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